今日立秋,问候秋安!




照照

今日立秋,标志着中国孟秋时节的正式开始,暑去凉来。

 

除了中国,其他国家是没有这个节日的。

 

以前在国内,不太在乎中国的这些传统节日或节气,出了国,突然感觉这些好有诗意,处处充满着中国先人无与伦比的智慧。

 

如今,每个中国传统节日似乎都成了海外游子寄托思乡情的载体。

 

立秋之际,问候家人、朋友,秋安!回忆某个秋天,我和他们之间的故事。


01 我太重,你别抱

 

父亲是“文革”后恢复高考时的第一批高考生,但是时运不佳,考了个海军大学,体检耳朵有毛病,就这样在农村种了一辈子的地。

 

以前农村种地主要靠天,看天气气候和物候变化,从而掌握农事季节。节气这个东西正是华夏祖先千百年来靠天吃饭,实践创造出来的宝贵科学遗产。

 

父亲有学问,还有点老学究,对什么节气种什么东西了如指掌,年轻时种起地来自然不会比别人差。

 

后来,农村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大量的大棚、现代化农业园区出现了,本来四季分明的蔬果,变得一年四季都有了。父亲落伍了,老农民的勤劳、经验变得一文值,人也总是闷闷不乐。

 

父亲认为祖先的传统不能忘,会利用一切机会给后辈们讲三字经、增广贤文之类的东西。不过,随着后辈们慢慢长大,越来越没有人听了,当他讲给孙辈们听时,我的女儿会直接打断:“爷爷,你好烦呀,没见我在打游戏吗?”

 

我虽然知道中国有二十四节气,按顺序说全还真有些难度,父亲几十年的唠叨让我大概知道几月有什么节气。

 

又是一年的立秋。父亲说:“古代立秋分为三候。初候凉风至……”

妻起身离开。

 

父亲接着说:“二候白露降……”

 

女儿拉着我出了门。

 

“三候……”父亲的话在半空中停顿了下来。过了会,扛着铁锹出去了。

 

“虽非盛夏还伏虎”。那天,38度的高温,父亲在烈日下、在田地里,用毫无意义的劳动,发泄着心中的郁结。

 

父亲晕倒了。我赶过去,想扶父亲回家,可是他两腿无力,没法走路。我只好蹲身准备将父亲抱起。

 

“我太重,你别抱……”

 

我一愣,我抱过妻子,抱过女儿,在那年立秋,我第一次抱起了父亲。

 

父亲真的很沉,我的心更沉。


02 我担心,你要喝

 

我跟妻子是同学,在秋天开学时认识的,毕业后才开始谈朋友。

 

妻子是北方人,她虽然不了解二十四节气,但是知道什么“二月二剃龙头”,那天会让我理发;冬至会让我吃饺子;腊八节时会熬腊八粥。我心里不情愿,实际行动还是照做。

 

进了社会,结了婚,有了应酬,长期喝酒,缺乏运动,我的身体开始变得糟糕起来。妻子很是担心,没事开始研究中医养生。

 

有一天晚上,我和朋友聚会。大夏天,喝着啤酒,吃着烤串儿,天南海北地侃着,不知不觉就到了凌晨。直到一个朋友把电话递给我,说“嫂子找你”,我才发现手机早没电了。

 

回到家,妻子把我一顿臭骂。她一边骂着,一边从厨房端出一碗酸梨红枣汤。

 

喝了一晚上的酒,哪里还能再喝这种汤汤水水的东西。我推开了妻子递过来的碗。

 

“天天喝酒,身体那么不好,你今天必须把这碗汤喝了。今天是冬至……”妻子用命令的语气对我说。

 

“现在凌晨一点,冬至过了。”

 

“过了也得喝,网上说,人的肺与秋季相应,立秋后,秋季干燥,气燥伤肺,肺气虚则机体对不良刺激的耐受性下降,易产生疾病,因此需要润燥、养阴、润肺……”

 

受不了。我夺过妻子手中的汤,一饮而尽。

 

往后,妻子的各种养生餐、养生汤、养生茶越来越多,无论好喝与否,我都必须一股脑儿地照单全收。

 

出国之初,妻子不在身边,我开始庆幸不用在喝那些汤汤水水的东西了。可是,时间长了,却有些想念了。有时,还会主动跟妻子讨教做法。

 

今天立秋,真的很想喝一碗妻子做的梨汤。


03 我结婚,你要来

 

上大学那会儿,我有三个非常要好的朋友。四个人经常一起喝酒、去网吧打魔兽、争论是苍老师好看还是波多老师性感,甚至一起追女孩。

 

这种没心没肺的日子过的很快,转眼到了分手的时节。7月的校园已是人去楼空,我们四人还赖在一起不走。

 

一个考研,留下来全力以赴;一个找到工作上了班却还跟我们混一起;一个等待着公司的通知;我成了个自由职业者。

 

校园里少了平日里的温馨和热闹,四人经常喝醉酒后出现共同的幻觉,仿佛全班的同学还在周围,我们依然坐在教室里。酒醒后,四人八只眼无神地相互对望,无比的失落。

 

终于有一天,其中的一个朋友在喝醉酒后嚎啕大哭,想起了大学里那个没有追上的女同学;接着,另一个也哭了起来,觉得自己荒废了四年时间,同学们马上就要上研究生了,自己还在这里苦逼似的考着研。我和另外一个默默地灌着酒。

 

第二天,一场四年的流水席在又一个秋天来临时,散了。

 

往后,大家各奔东西。时而到了某人的所在的城市,也是匆匆聚会,印象中好多年没有全聚过。但是,我们有一个只属于四个人的微信群,依然讨论着十多年的那些话题。

 

再后来,我们有三个人结婚、生子,剩下的一个朋友至今还没成家。说实话,到了三十几岁还不结婚,我们几个对他的终身大事也是挺上心的,就包括我们几个人的老婆也在给他物色女朋友。

 

“皇帝不急太监急。”没结婚的朋友总会给我们撂下这么一句话,好像我们的讨论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
 

“找老婆的事,不用你们操心,你们只给我记住一点:我结婚时,无论你们仨在天涯还是海角,都必须来!”朋友说这话时有些咬牙切齿、冷冰冰的,我们三个听起来心中却是一阵阵的热。

 

是的,要是关系不铁,这么狠的话,谁会听呢?

 

想想,秋天又快到了,我的喜酒依然没有喝上。兄弟,快结婚呀,我想找个理由请假回家。


按日新闻


相关文章

李克强祝贺阿德恩当选总理 新西兰迎来“80后”女总理

世界聚焦中共十九大报告关键词

人类探测火星再发力

宇宙“烟火表演”:中子星碰撞产生粉色云团

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中国金牌列榜首


最受欢迎的文章

三年后金边将现133层摩天大楼 仅次于迪拜哈利法塔 成世界第二

卖甘蔗水小贩的艰难谋生

英国公投脱欧派胜出 首相卡梅伦宣布辞职

南亚东南亚主流媒体云南行交流会在滇举行 共谋“一带一路”文化合作模式

共建生态安全、绿色发展的美好家园 ——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2016年年会成功举办




观看人数

今日 : 2635
本周 : 51594
本月 : 187165
合计 : 18798597